第四十八章 月光如我太诱人(1/2)

山谷中白黎轩腾空而起,天高地远,月落苍穹,他目光一扫就注意到了城外的林云。

白黎轩双手结印,月华如纱,地面花瓣腾空而起,他屈指弹出一道剑光。

十里外,灵岳城脚下的诸多修士,神色都显得颇为紧张。

因为金辰钟出手了!

他显然气愤到了极点,连血隐楼都没有去管,哪怕出了灵岳城也要斩杀司雪衣。

轰!

四星天丹的恐怖威压落下,司雪衣背着傅红药后退一步便难以动弹。

这股威压太过惊人,还未凝聚元丹的司雪衣,哪怕祭出龙狱圣象诀也无法抵挡。

可就此时,一抹强光刺得人睁不开眼,这方天地如白昼般明亮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该死,是剑光!”

“好刺眼的剑光!”

诸多修士面色哗然大变,就连一些天丹境的修士,眼中也是露出惊恐之色。

什么鬼?

小小的灵岳城,哪里冒出来的这等强者。

剑光一闪而逝,等到众人视线恢复时,城楼发出巨响之声,地面疯狂颤动起来。

众人连忙回头看去,一个个吓得呆住了。

是金辰钟!

他被剑光击中,当场震飞出去。

那剑光凝聚不散,刺眼夺目,穿胸而光将其钉死在城墙上。

这一幕太过骇人!

血隐楼的舵主,堂堂四星天丹强者,竟被人在远处以一道剑光钉在了墙面上。

“雪衣哥哥,我们好像得救了。”

傅红药在司雪衣背上睁开眼,小心翼翼的道,刚才那一刻可将她吓坏了。

但又不知道为何,当金辰钟真的冲杀过来时,她却没那么害怕。

如果真的能和雪衣哥哥死在一起,好像也不是太坏。

司雪衣面色如常,心中却是大松了口气,老爷爷这种金手指多少还是有点靠谱的。

听到傅红药的话,司雪衣淡定的笑道:“我就没怕。”

傅红药这会轻松了很多,笑道:“嘻嘻,雪衣哥哥吹牛,明明刚刚腿都打颤了,红药都感受到了。”

司雪衣笑道:“你这丫头也不想想你多重,背着你,腿能不打颤吧,下来吧!”

“我不,我就不下来,红药才不重呢!”傅红药勾着司雪衣的脖子,不停摇晃。

司雪衣苦笑不已,是不重,可是……这丫头心太大了。

轰!

就在两人说话之际,被挂在城墙上的金辰钟突然爆发出可怕的气势。

他双手握住剑光,面色狰狞扭曲,拼命运转真元想要将其拔出来。

可那月光凝聚的剑刃纹丝未动,任凭他如何努力,都不能撼动分毫,双手则早已鲜血淋淋。

金辰钟发出怒吼,心中羞愧愤怒,仰头道:“前辈到底是何方高人?为何与我血隐楼为敌,放眼整个东境,我血隐楼从未怕过谁!”

他得声音透着一股威胁之意,听的人不寒而栗。

远处悠悠传来一道清寒的声音,冷冷的道:“放眼东境?就算放眼天下,能让本圣忌惮的存在,又有几个?你血隐楼还排不上号。”

清冷的声音在月光下飘忽不定,诸多修士目光变幻,四下张望起来。

但这会的白黎轩已落在山谷,这些人又如何能看到踪迹。

金辰钟冷笑道:“好大的口气,天下间敢小瞧我血隐楼的可没几人,前辈敢插手此事,日后可千万别后悔!!”

“一个死人,还敢威胁本圣,倒是有趣的很。你没发现,剑气早已渗透进你得经脉和天丹了吧。本圣劝你少说话点话,不要挣扎,这样或许能多活一段时间。”

白黎轩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,慢悠悠的传了过来。

金辰钟脸色顿时惨白,没有一丝血色,他查看一番,而后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天丹都出现了裂缝。

“该死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金辰钟彻底绝望,内心被恐惧填满,眼中尽是慌乱的神色。

“本圣?你们听清楚了吗?那人好像确实说的是本圣……”

“确实是本圣,第一遍我还以为听错了。”

“这不可能吧,小小的灵岳城怎么可能会出现圣境强者,这绝不可能。”

“真的怪,这人和司雪衣啥关系啊?沧澜学院可没有什么圣境强者……”

“太怪了,真有圣境强者的话,抢夺这雷皇草哪里这么麻烦,一句话的事。”

四方修士感到头皮发麻,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,同时面色复杂疑惑不解。

司雪衣笑了笑,心中暗道,这白黎轩倒是装的一手好杯。

“雪衣哥哥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

傅红药惊讶道。

司雪衣不语,只是看向金辰钟拱手笑道:“金老板这造型挺别致的啊,您先挂着,在下先走一步啦!哈哈哈哈!”

本已冷静下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